行业新闻
COMPANY NEWS
A彩:从亚美尼亚柔软的天鹅绒说起
发布日期 : 2018-04-25编辑 : A彩娱乐 浏览次数 :

强权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巨量的资源,甚至我认为都不在于民意无法传达,而在于,强权不受约束,没有制衡。人始终是充满兽性的,人始终是依靠优胜劣汰爬到食物链顶端的。强权的危险就在于,今天风平浪静,明天就巨浪滔天。

不管这头兽,是长于黄河边,还是生于高加索;是形似重明鸟,还是状若白头鹰。不受控的兽,都是会乱咬人的。

“Light for Hope”

亚美尼亚,提起这个名字,大部分人可能只能定位出这个前苏联国家在大高加索地区,甚至都无法说出它的首都。但是这个国家,在过去的半个月,发生了震荡起伏的大事。

亚美尼亚在2015年修改了宪法,削弱了总统的权利,使得其总统成为一个名义上的国家首脑,总理掌握政治实权。由总统制转为议会制,并且对总理任期没有限制。而在那时,当时的亚美尼亚总统萨尔基相(Serge Sarkisian)已经执政7年,他在2008年从总理位置上当选总统,从那时起就成为了亚美尼亚的实际领导人。到2018年,他已经执政10年。

 
左为萨尔基相,右为帕希尼扬

上周二,萨尔基相转任总理。4月9号,萨尔基相的第二任总统任期任满。萨尔基相曾经表示自己总统任期任满之后,不会寻求总理的职位。但是事实上,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权力。亚美尼亚人民认为萨尔基相修改宪法,就是为自己终生执政扫清障碍。

萨尔基相出任总理之后,亚美尼亚迅速爆发了游行,反对萨尔基相出任总理。反对派领袖尼科尔·帕希尼扬(Nikol Pashinian)把此次示威称为非暴力的“天鹅绒革命。”

游行示威一共持续了11天,包括数百非武装士兵和神职人员在内的超过10万亚美尼亚人走上街头。从流传出来的图片看,这次亚美尼亚的抗议谨慎有序,数百上千人在埃里温市中心的议会广场静坐,在几周的抗议中也没有爆发剧烈流血冲突。

 
图片非常多,大家科学上网可以看到更多。

这并不是萨尔基相第一次面对自己反对者的游行,在2008年,萨尔基相刚刚当选亚美尼亚总统的时候,他就被指控操纵了选举。而当时的冲突造成了至少8人死亡。此次的反对派领袖帕希尼扬在当时的冲突之后背叛入狱,2年后在大赦中被释放。2008年的冲突并没有影响萨尔基相的仕途,在2013年成功连任,而在那一次竞选中,他的对手一个个选择退选,还有一个在一次疑似暗杀行动中被射杀。而萨尔基相政府也一直被认为属于亲俄阵营。

在游行当中,萨尔基相和帕希尼扬曾经见面,想要结束此次抗议,但是萨尔基相在谈话开始几分钟之后就离开,会面不欢而散。在周日,包括帕希尼扬在内的超过200名抗议者被逮捕,警察说:“尽管我们反复呼吁停止非法集会,但是帕希尼扬却依然在领导游行。”但是游行示威并没有就此停止,人们在街头高喊:“我们要解放帕希尼扬!”

周一,萨尔基相发表声明,宣布辞职。

在他的声明中,他说:“充斥街头的运动在反对我的执政,现在我要满足你们的诉求。这是最后一次我以国家领导人的身份和大家讲话。帕希尼扬是对的,我错了。” 萨尔基相的亲密伙伴,第一副总理卡伦·卡拉佩特扬接替了他的职位。

萨尔基相的辞职,和他在声明中的致歉如此坦白和直接,在现代政治舞台上都很少见。和10年前的自己也不同,萨尔基相提到“军队只能在国家宣布进入晋级状态时才能介入,我希望在几年内都不会出现”。但他也提醒曾经是“自己”的民众:“我们的敌人也正在关注我们国家发生的事,这里的不稳定会给他们行动的机会。”当然,这个敌人指的是阿塞拜疆。

萨尔基相辞职之后,抗议人群在埃里温街头庆祝成功。

在游行示威中,帕希尼扬这样对萨尔基相说:

“没有人敢,也没有会敢用威胁的方式和人民说话。我告诉你,你对这个国家当前的情况完全不了解。这和你10年15年前认识的情形已经完全不同了。”

亚美尼亚的情况变了,你并不拥有你所说的那些权力。在亚美尼亚,权力属于人民。

亚美尼亚可以说是一个被遗忘的国家,苏联解体后,有人把它成为最悲惨的国家,深藏在外高加索,没有得到一寸出海口,还长期受到俄罗斯的影响。从每一个角度来说,它都不是一个“强大的国家”。但是就在这里,人民看得到政治家的意图,人民有意愿去阻止一个可能的独裁的到来,更重要的是,人们真的用和平的方式去实现了自己的政治诉求。

我们可以有很多对亚美尼亚未来的担忧,也许俄罗斯是因为最近太忙了,他们会在未来的某一刻插手,也许卡拉佩特扬的接任只是萨尔基相的缓兵之计,他们根本就是一丘之貉。但是我们同样可以有很多对亚美尼亚未来的期待,也许他们能更好的实现民主,也许他们能够通过对人民的权利给予形成民众带领国家的发展结构。

不管怎么样,今天外高加索的天鹅绒,都格外美艳而温柔。

最后,说一句强权。亚美尼亚人之所以反对萨尔基相出任总理,就是因为他显露出了控制国家机器维持自己长期统治的苗头。人们认为他想要建立一份刻有自己名字的强权。强权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巨量的资源,甚至我认为都不在于民意无法传达,而在于,强权不受约束,没有制衡。人始终是充满兽性的,人始终是依靠优胜劣汰爬到食物链顶端的,这一切就注定了人的自控是十分有限的,人性是无法依赖的。强权的危险就在于,今天风平浪静,明天就巨浪滔天。

不管这头兽,是长于黄河边,还是生于高加索;是形似重明鸟,还是状若白头鹰。不受控的兽,都是会乱咬人的。


编辑:A彩娱乐